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从“联欢会”的组织看老酒的“失职”  

2012-02-28 00:04:18|  分类: 知青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说北京“两会”行(2) - yanqun1952 - 我的博客

从“联欢会”的组织看老酒的“失职”

——话说“两会”(3)

 

 热闹热闹的5团60团《新春联欢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离我们渐行渐远了,安静下来,我总是津津乐道回忆咀嚼其中的滋味。

记不得具体时间了,O先生在一次电话中告诉我,两个团《新春联欢会》的协调会上,五团的赵健和你被封为联欢会“总监”。另外,《京韵雅集》总监的事也是你的。O先生的话搞得我一头雾水。说起来,我的工作早有安排,凭什么就给我弄出了个“总监”,连后面的京剧堂会也安在了我的头上。可以想到,距离演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伙儿弄出个“总监”,岂不是没事找事。此时的我不是委屈,而是茫然。我问他,总监的职责是什么?大家可以猜猜他是如何回答的,应当说他的回答是我这辈子闻所未闻的,领导当到这个水平绝对是最高境界了。

 电话里,O先生笑呵呵着说,你这个“总监”是有人管没人管的事都归你管,这么说吧,出了事就是你的责任。听罢,我琢磨着,这是操的哪门子心那。两会演出的组织已在正常运转,还要总监干什么,这明摆是放屁脱裤子嘛。可是,这又是两个团联欢协调会上定的,不知这是哪位的馊主意,也不知他们都是怎么想的,直到现在我还懵懵懂懂的,似明白非明白。^_^

 话又说回来,这次的联欢会的演出整体是成功的,但过程中也确实出了问题。问题不在节目的表演,而在于音响的调控上,为此国成懊恼不已。说到问题,可以一句话说清楚,如果有一次全过程的正规彩排,音响上出现的问题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这里要说到的是,两个团的《新春联欢会》是在专业演出场所——北京剧院举行的,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剧院的条件都要强于以会议服务为主的中央党校大礼堂(09年夏末,60团再此举办了纪念知识青年上山下乡40周年——《悲怆与光荣》大型演唱会)。

 演出地点确定了,两个团在演出定位上的认识差异逐渐显示了出来。联合演出是一个创新,同时也是挑战,多多少少给主办方出了难题。回忆整个过程,由于认识上的不统一,致使信息的沟通和通畅始终困扰着我们。

比如,我们的演出到底是文艺演出还是联欢会?经过几多阵势的60团组织者很自然地认为,在北京剧院的专业舞台上演出,应该是高标准严要求的正规文艺演出。而未经磨练的5团联谊会从参与的角度考虑,则更倾向于联欢会。时间允许的前提下,5团战友更鼓励上节目,而节目的质量不是唯一的标准。居于这个认识,5团报名的节目数量之多,也是他们事前未曾预料到的。到底是时间的限制,演出不可能过长,双方一致同意将演出控制在三个小时以内。砍掉节目在所难免,谁上谁不上又是一个纠结的问题。为了公平,两个团请了《北大荒知青之歌》的大手笔万超、秀人、小菲出山充当“恶人”平抑矛盾。在林业大学练功房里,三位“大腕”逐一对节目进行了遴选和确认。可以说,这个认识上的差异直到演出结束时,也未能取得完全的一致。

又比如,具有丰富演出组织策划经验的万超大哥被好心人推上了晚会总导演的位置上,同时两个团各出一名副导演辅助配合,看似众望所归的精彩一笔,却为以后的演出组织工作留下了“隐患”。这“隐患”有二,一是“文艺演出”和“联欢会”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有着不一样的要求。前者是正式的有统一组织和要求的晚会,后者则是相对宽松,以联欢为目的的不很板正的娱乐活动。我的理解是,总导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这次活动基本定位于在“文艺演出”,在排练中他对节目质量的诸多不满也就可以理解了。时间紧张产生的局促,弄得万超大哥对节目质量,要求不是不要求也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总之,“演出”“联欢”分不清,有话也不好直说。

二是,总导演对两个副导演以及两个团参演人员的情况不甚了了,更谈不上认识。在这种情况下,要求万超大哥超水平发挥,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日后排练中出现的问题,证实了我的想法。我觉得,与其把万超大哥放到了总导演的位置上“烤着”,倒不如让他出任演出的艺术顾问更能发挥作用。此时的万超系演出成败于一身,人都认不齐,手中也没有绝对的权力。这个仗换谁来都不好打,尽管有两个团联谊会的支持,在实际排练中,许多的无助,使万超大哥难逃“光杆司令”之嫌。

 三是有了总导演,两个团直接沟通的管道悄悄自动地关闭了,信息自然也就闭塞了,恐怕这是很多人意识不到的。排练中的许多事不再是两个团的直接沟通,而是由万超大哥来协调。这样一来即增加了环节,也失去了效率,很多的沟通流于了一般。

 联谊会的活动中,我一直是负责后勤事务的,面对O先生的“命令”,我无法推辞,只能仓促上阵。讲句心里话,这是赶着鸭子上架生烤呀。国成告诉我,由于北京剧院春节前的演出任务重,除了早上7--9点,其他时间均有演出和放映,没有办法安排我们彩排。我在想,距离演出不足十天了,所有的节目就这么上去演,行吗?我心里没底只有电话求助周老师大计,大计有着丰富的经验,《悲怆与光荣》大型演唱会和《北大荒知青之歌》的音响调控流程表设计都是她的点睛之笔。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回答非常糟糕让我失望,那几天里,周老师那清晰圆润的声音始终敲打着我,“老酒,我负责任地告诉你,这次演出肯定要出问题!”

 我在考虑,北京剧院无法整场彩排,我们能不能搞一场“沙盘推演”。即,导演、各节目主要演员、主持人、音响控制人员到场串一下,在“串连”中发现问题、在“推演”中明晰要求。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让万超大哥进一步熟悉主要演职人员、主持人,方便演出时的配合。这里要交代的是,因种种原因,两个团的主持人互不认识从未谋面,更不要说排练了。

 虽然“推演”不合常理,但总是会有些效果,临阵磨刀不快也光罢。对于我的这个主意,大计仍然不予认同。她认为“推演”虽然可以解决一些问题,按现在的准备,演出中出现问题是肯定的。我问道,“为什么呢?”大计未直接回应。此时,我并不理解整场彩排与音响是什么关系,大计的意思我自然也是搞不懂。当演出中音响出现了问题时,我才恍然大悟,知道缺了什么。

 向60团节目组汇报后,我紧急联系5团联谊会安排“推演”的场地和具体时间。在5团联谊会余淳辉的支持下,“推演”如期在北航举行,在万超大哥和大计的调教指挥下,经过5个小时的演练,所有的节目都过了一遍,总导演对节目也一一提出了具体的要求。让我这个外行看,“推演”中各方沟通十分有效。事后我才明白,由于“推演”时没有调音台,演员们也就不可能使用话筒,只能清唱。没有音响的配合,造成了“推演”的缺项,这一亏空,最终为日后的演出埋下了“定时炸弹”。

 回忆这些过程,说这么多,似乎老酒是在自夸,是不是没了你主张的“推演”,演出的问题就一定会更大?记住,老酒有三个胆也不敢这么讲,只是多年的咨询经验告诉我,在管理流程中,信息的沟通和流通渠道一定要通畅,一旦受阻,出现的问题是意想不到的。这里不是老酒有什么能耐,实在是通过这次教训学到了许多,感悟最深的一点是外行千万不要领导内行。 ^_^

 按照O先生传达的精神,你老酒就理应承担此次演出“失误”的责任。其实,演出中,两个团所有的节目完成的都不错,不少的节目让人眼前一亮,节目的演出质量远远高于排练时的水平。我为演出的成功喝彩,为战友们的努力高兴。如此这般,让我承担“失职”的责任也是应该的。收笔之时,无论是来自何方的批评还是惩罚,老酒都买单照收笑纳了。

  O先生,您说这个态度行吗?^_^

(摄影:云石)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