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新年轶事  

2012-01-02 00:41:50|  分类: 文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轶事

 

新年轶事 - 老酒 - 老酒的博客

   都说老酒的生日最大,老农就是不信。有一天,老酒亮出了身份证,老农借着光,隔着金丝眼镜,紧盯着身份证,恐怕遗漏看错了什么。他努力地把那不大的眼睛,从绿豆睁到了黄豆般大小。屏吸片刻,老农释然了。

  原来老酒的年龄不高,生日不低。

  正是因为这个生日,老酒一辈子吃亏不少,说起来也许大伙儿不信。凡人都有个生日,而今的孩子大人谁人不过呢,时髦的还请朋友在家开“birthday party”什么的。我呢,由于生日与节日重叠,每年都要比其他人少了一顿牙祭。现在的人营养过剩,多吃少吃也是无所谓的事了,放在那年头,对于孩子来讲,可是天大的事。写到这,我嗓子眼儿里还直冒口水。

 过去过生日,最不济的家庭也得给孩子尽可能做些好吃的,甚至过生日时大人给孩子们的礼物,也是孩子们相互之间“比拼炫耀”的资本。人大了,同学们聚会时,我耳闻那个年代,与我同年级的,住在前后楼的小学同学因得到父亲用稿费为她买手风琴做为生日礼物时,我还暗自羡慕不已。

  记得小学二、三年级时,我对乐器有了兴趣。启蒙的器物就是父亲抽屉里的那把木格口琴。三年级的时候,家里给我买了把二胡,没有老师教,自己胡乱拉上一阵子,最多也就是拉出一两个极为简单的歌曲。

  四年级时,家搬到了王府井晨光街。那时候,学校星期六下午不上课。我从颐和园坐上学校的校车进城回家。校车停在东华门大街的中国儿童剧院附近。下车后两件事,一是到中国集邮公司买邮票换邮票,二是到百货大楼的乐器柜台“转圈儿”过眼瘾,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文化大革命。

  记不得是么时间了,我被“号”吸引上了,不是什么大号、小号、长号、圆号,而是土的掉渣的短短的“民兵号”,其实就是军号。每每到周六,急不可耐的我,早早就坐上了校车。到了大楼的乐器柜台,我围着柜台转了一圈又一圈,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锃亮的铜号,价签上清楚地标着,一把“民兵号”23.1元。23块钱放到眼下可以不算钱,忽略不计。可那个年头,这个数可是大钱。

  有句老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虽说用它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态不准确,但是用在那种心痒难挠,咫尺近在却不能上手心情的描写上,还是贴切的。

  我下了决心,一定要攒钱买上一把。决心好下,可钱从哪来呢?

  偷,肯定不是红色少年所为,我只能从家里的伙食尾子上打主意。

  自打九岁我就开始帮着父亲做饭,以至于那时的买菜卖肉都是我的事。到了周六,母亲总会给我些钱去买菜、打酱油错和买副食什么的,南河沿的副食店是我最常去的地方。好在母亲基本不要我报帐,每次买菜总会剩下几毛钱,我呢,扣下一毛两毛的,余下上交。

 我把伙食尾子夹在书里,把它放在最书桌下面的抽屉里。慢慢的书开始膨胀了,我怕被母亲发现了,就换上一本厚一些的书。

  这“活”儿干了一年多,钱多了,书也是换了又换。一九六五年底,我已经攒了十七、八元,再坚持几个月,梦想就会实现了。可是“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

 一天,母亲讯问我抽屉里的那些钱从哪里来的。没有办法,我只能和盘托出,母亲听后笑着说,正好家里过年缺钱,这些钱就补贴家用,省得到银行取钱了。听到裁决,就别提多丧气了。那个新年里,我郁闷了好一阵子,以至于好长一段时间,都是耿耿于怀的。不过文化大革命很快就开始了,我和所有的人一样,全部的视线都被“革命”转移了。

  六九年下乡后,连队司号员的那把军号自然成为了我的“宠物”。没事儿时,我经常拿着它,远离宿舍,跟司号员学着吹起床号、熄灯号、紧急集合号-----

  终于有一天,我吹的号成了调子,多年的梦想总算实现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1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