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9)  

2011-04-20 10:01:46|  分类: 故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9)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9) - 老酒 - 老酒的博客

O先生

 最后一轮的鼓点还未响,就见门口有些躁动。不少人的目光寻声而去,原来一位仙女飘然而至。

“回来,也不通知一声。人显得还是那么年轻,什么风把你吹回来了。”欧先生乐呵呵地和来者握着手。

“用不着你恭维。怎么着,回来还得请示你呀。”来者劈胸就是一掌。

“怎么着?几年未见,风格不改还学会了打人?”欧先生面带诡异,一歪身儿差点儿就是个趔趄。

我“哥”上前拥抱了她,“骏骅。八年没见了,回来看辅导员啦。”

又是辅导员,来者是何人?如此礼遇规格不低。我暗自忖度着。

 “喂,你瞧。那不是赵骏骅嘛。”

“欸,前几年她不是去加拿大温哥华移民了嘛。听说她、莱西和欧先生都是咱们王总的学生。”

我注意到晓琼在旁边和邻座的深谷女士耳语着。

我仔细地端量着。来者个子不矮,浓眉大眼器宇轩昂的国字脸儿,是个巾帼豪杰的坯子。

王总忽的站起来,大步迎了过去。

“骏骅,这么多年没有联系,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王总非常高兴又十分疑惑。

“我打电话到家里,师母说你在这里。我这次是出差,只有三天的时间耽搁不起呀,这不一溜烟儿就过来了。没想到还能遇上欧申卫和莱西,真让我高兴!”赵骏骅露出了久违的“赵氏”微笑。

“赵氏”微笑是我“哥”后来告诉我的,骏骅笑的时候,头总是歪向一边。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赵骏骅是我的学生。看见刚才她那两下子了吧,她是班长,学校篮球队的中锋,是班上的假小子。她身上有一股超乎寻常的勇气和号召力,她从来不缺的就是毅力和决心。她要是想干的事,就没有干不成的。记得,他们班里的男生有句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赵骏骅上眼药。”王总的脸色显得有点儿激动和得意。

赵骏骅听着听着,如果不是厅里人多,按照老理,恐怕她早就跪下了。

    学生自然入了主宾席,坐在了王总的旁边。

击鼓传花进入最后一轮,现场的紧张气氛显而易见。不少人都等着看笑话儿。

“弟兄们,这是最后一轮,鼓点儿打得脆点儿。听见了吗?”何指挥一脸严肃地吆喝着。

“嗻”,乐队的老哥几个嬉笑地应着。

“最后一轮要改个规矩”,王总宣布道。

嘿,头又出幺蛾子了,这回不知道谁又是倒霉蛋儿。此刻,我更关注的是王总后面的话。

“这次谁拿到花球,持花球人左侧的人挨罚。大家说好不好?”

“王总,尽出些馊主意。这不是挑动群众斗群众,要人打架嘛。当年在内蒙插队时,他挺阳光的,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嘛。老了老了,反倒不老实了。远山,是不是你们把他惯坏了?”列车长指着远山笑骂着。

远山挨了一通的撸,被撸得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

王总这招儿真够损的,不过也确实是妙招。各位想想,要想逃脱此劫难,难道还有比抢到花球更好的办法吗?这样一来,现场会高潮迭起,人也是会发疯的。紧张可以使人集中注意,意外可以娱乐出真实的效果。不是吗? 

厅外人头攒动,厅内鼓乐喧天。花球在人头上飞来跳去,冉妮悄悄地离开了饭桌,躲在一旁一边拍巴掌一边抿着嘴偷着乐。

“停!停停!”何指手一挥。

花球被列车长跳起来,从王总的手里拽了过去。列车长的左边是王总,右边是远山。见此情景,大家别提多高兴了。大厅里的人一个劲儿地哄,声音也是一浪高过一浪。

王总不愧是领导,人就是透着大气。

“这回我是被自己刨的坑给埋了,也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吧。我的左右虽说都是自家兄弟,但估计到这伙儿,他们除了看热闹是不会救我的。今天我认栽,自罚了。”

“头,咱们是作诗,还是喝酒呀?”大河吊着嗓子问着。

“今天大伙高兴,冉妮和小邢更是高兴。我那,即作诗也喝酒。今儿个写副对联吧。”王总是知难而进的人,放出豪言壮语是经常的事。

“老酒,笔墨伺候!”莱西轻声推叫着。

不一伙儿,老酒拿着笔墨宣纸颠颠地跑了回来。我和叶莺铺好了宣纸,列车长和远山在案子两端驻足观看。全场静默了,但还是有不少人上来围观。王总走到了案前,将笔蘸足了墨汁,悬笔静默片刻。王总气沉丹田卯足了劲儿,悬腕一甩泼墨挥毫,狂草一笔跃然纸上。只见: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两杯茶去;

                                  劳力苦,劳心苦,苦中作乐,当抱三桶酒来。

“字好,联更好啊。”远山用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地感叹到。

“不对。应该是,人好,字好,联才好。”列车长认真地纠正着远山的不是。

远山听着就来了气,“你小子,拍马屁也不分个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不嫌寒碜?”

列车长呵呵一乐,淡淡地问道,“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这话被王总听到了,远山不敢再言语了。

“别掐了,二位哥说的都对。今儿个大家高兴,一会还得喝酒,千万别为了我伤了和气。”我上来赶紧打个圆场。

“小老弟,你是不知道呀。这帮子人落单时都文邹邹的,像个学者。要是凑到了一起,在喝上两口,各个就都像土匪。座山雕见到了,也得管我们叫大哥。”列车长哈哈大笑起来。

我伸出了大拇指,“小邢没有这个经历,还是你们哥几个牛呀。”

这时候,冉妮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后面走到了前面。

“王总,我厚一次脸皮替小邢向您讨这幅墨宝,行吗?”冉妮微微一笑一点也不胆怯。

老婆要的恰到好处,真是聪明。当着众人不给吧,显得王总小气。张口三分利,不给也够本。想不到的是,她深得要领,居然也做起了生意。结婚这么多年,我咋就没看出来呢。

“可以,今天是因为你俩,大家才聚起来的。墨宝谈不上,给你们是实至名归。不过我有两个要求。答应,这字就归你们。”王总看着小邢笑着说。

“那我就替他答应了,”冉妮看似有些着急了。

“小邢,你面对大家来回答。”王总一把把我拽到了前面。

“第一,永远不和冉妮吵架,行不?”这声打在墙上直震耳朵。

“行,没问题。”我也是颇有自信地大声应着。

王总又看了我一眼,“这第二,对你的自由有些限制。如果不同意,可以说不。”

“头,您说吧。小邢我听着就是了。”我也是不以为然。

“今后不管遇到什么原因,这辈子,你只许结这一次婚。小邢,你做得到吗?”王总微笑地盯着我的眼睛。

王总话一出口,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好像我过去犯了什么错误似的。虽说这话扯不上辱没,但明摆着是挤兑人嘛。其实,回答并不难。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给面子的问法,我实在是难以接受。

“志刚哥,行否?”欧申卫手下的姑奶奶们各个都笑眯眯的,话音里那个酸劲儿有点儿不依不饶。她们嘴甜的像吃了蜜似的。

小邢,要提高警惕,小心糖衣裹着的炮弹。我内心不住地提醒着自己。

众目睽睽之下,我内心烦躁,有些不能自己。了解我的人,看得出我的脸开始挂像了。事后,叶莺说,小邢脑门上的青筋都绷起来了,像个黑绷筋的西瓜。

我“哥”看到冷场真是着急了,紧着给我使眼色。我呢,这伙儿的脑袋有点懵,已经无法理解她的意思。厅内的空气开始沉闷凝固,大家的笑声也渐渐地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