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8)  

2011-04-13 09:15:01|  分类: 故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8)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8) - 老酒 - 老酒的博客

  此时,叶莺有些着急了,瞪着眼睛看着我。越是这样瞪,我越是发毛,根本找不到感觉。

“风,冷暖厮杀在太空。”大河低声念叨着。

“这个“在”字不好,用“逛”更大气一些。”叶莺纠正着。

“你别插话,下边的思路一下子就没了。”大河有些埋怨。

照这思路下去,啥时会有酒字呀。我茫然了。

四分钟到。

“周天雨,周——天——雨----”,只见大河捋着下吧,眯缝着眼睛絮叨着。

四分二十秒。厅内的人开始起哄了。

大河这时候来劲儿了,两眼炯炯有神。“我如果对出来,在座的每人一盅。我要是对不出来,按人头算,我自罚十盅。成不?”

“行啊,就这麽定了。”跟着起哄的人拍了板。

“周天雨”,大河略显焦急。

一些好心人为大河捏了把汗。我“哥”小声地问我,“看样子,有点玄了吧”。“是有点难,从内容上看,这弯子不好转。”我把担心说了出来。说实在的,我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的,真没有底。

我斜了一眼,只见草原兄弟和王总频频地耳语着。欧先生在那边不时地摇着脑袋。

“周天雨,水-溅-撞-酒-盅。”就是它了,大河得意地拍了拍胸脯,向大家伸出了大拇指。

大河浑身长了十六之眼,真会拽。周天的滂沱大雨,怎么就一下子就撞进了他家的酒盅里。在一个,酒字呆的地方也不对,那地界应该是平声才是。算了,能对出来就不容易,况且时间那么紧。不管咋说,令中的韵有了,酒字也有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好歹在一个槽子里争食,互相照应也是应该的。买卖不做仁义在。

“各位朋友,请大家端起各自的酒杯。”大河笑眯眯地示范着。叶莺、冉妮、晓琼和我分散到各桌监督执行。只要叶莺在,谁想耍赖肯定没门。凭她的火眼金睛,想溜过去基本不可能。

她拿起王总的杯子闻了一下,“这还差不多。”

“远山大哥,谢谢你远道而来,可一定要喝好呦。”只要冉妮在,谁能不给点面子那。

“列车长,下次去内蒙古大草原一定坐你的826次列车。咱就把水倒了吧,喝点酒。说出去,一大男人酒都不沾,也丢草原人的脸呀,是不是。实在不行,叫晓琼一声,我替大哥喝。行不?”晓琼嘴甜,列车长一脸的无奈。远山和王总有劲儿也是不上,干着急。

“几位姑奶奶,恕我直言。今后我再有对不住冉妮的地方,你们怎么编排我都行。但是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对于过去的不是,我自罚三杯。你们呢,也喝杯酒。给小邢点儿面子,给他点自信和改正错误的勇气。好不好?”我是个愣头青,说话不留余地。姑奶奶们不喝可以,有本事从小邢身上踩过去就行。

一番好言相劝,诸位从命就范。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8) - 老酒 - 老酒的博客

 最让我感动的是,平时一口不沾疾患在身的欧先生,今天是破了例。听了姑奶奶们的讲述,看着他红扑扑,豁出去的脸,甚为敬佩和感动。欧,不愧是行伍之人。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自饮了两盅,又替老婆喝上两盅。

当欧再次拿起酒杯时,姑奶奶们冲了过来,一把夺掉欧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我真是感动,什么叫士为知己者死,这里已经演绎的淋漓尽至。欧申卫似乎有些失态,大叫道,“老酒,你小子快点把酒拿来。今天,我老欧丢不起这人,你们几个谁也不许拦我。为了战友一场,我一定必须要和小邢喝上一杯。”

鼓点再次响起,一盅进肚的兄弟们兴奋起来。不幸的是欧先生刚出手,莱西还未接,鼓点戛然而止。尽管花球掉在了地上,最终的裁决是欧先生掉了链子。  

 

                             转世前的O先生

“在挨罚之前,我个人有个请求。大家能不能让我把刚才未尽的唱段完成,以成全一个军人的尊严。”场内扑面的掌声哨声一浪高过一浪。与如此高涨的情绪相比,小日本的地震海啸也算不了什么。

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里<打虎上山>是他的成名之作,紧随其后的<今日痛饮庆功酒>直截了当地切入今天的主题。

两大段下来,豪迈激扬的音符仍在大厅里跳跃不绝于耳。欧先生狂放宽厚大气的唱功在当今票友中也是难得,如果说起初的掌声是一种煽情和期待,那么现在的掌声就是享受后的疯狂和赞扬。

不少人蜂拥而上与欧先生握手致意,粉丝要求签字的自不必说了。王总更是重重地拍了拍欧的肩膀,似乎在说好小子够意思。远山、列车在旁边长不住地点头。一时间,欧成了成了会场中的明星。

“大家坐下,静一静,大家静一静。”莱西拿着话筒子不住地喊着。

“欧先生的京剧演唱给今天的接风宴添彩了。但是功过不能相抵,欧申卫还必须按照规定行祝酒令方能过关。大家鼓掌。”叶莺紧跟踪可疑人毫不放松地忽悠着。

话音刚落,几个姑奶奶显得坐不住,有些不高兴了。她们对教导员赢得了满堂彩,居然还过不了关实在是不满。

可早有准备的欧先生,拿起了话筒。

“今天能来为小邢和冉妮的重圆,为小邢的“出狱”接风,我感到很高兴,也很激动。冉妮是我们通讯总站的好战士好姑娘。说实在的,看到她生活得不高兴,我们总站的战友们,这当然也包括我,都感到是很遗憾的一件事。过去在对待小邢的态度上,我也是不太注意。过多地教导和打压,增加了他的负担,伤了他的自尊。今天在这里我向邢老弟道个歉,陪个不是。”

热烈的掌声中,在与战友们的相拥中,冉妮已是泪水涟涟。我那,也是悔不当初。这正是,人欲断肠处,启不怪当初。

“刚才大河用“风”字开端,那么我就和一首。也以“风”字打头吧。”欧先生略带微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计时现在开始,”主持人宣布。

“主持人,不用计时了。”欧自信地站到了前面。

“风,山谷松涛细碎声。斜阳里,酌酒泛江中。”

“风,东海滔天苦做功。听凭我,醉酒戏天穹!”

欧一口气就是两首。一静一动,一粗一细,好气度好功力。

“你的学生厉害。有感觉,有味道。”远山叹道。面对插友的夸奖,王总心里自然是美了。

第三轮的击鼓传花,倒霉的是老酒。本来他今天只是个“下人”,帮着上个菜,斟个酒的。谁成想,菜盘子刚放好,花球就挂到了脖子上。老酒可是头的司机,打狗还得看主人哩。大伙儿一看这情景都会心地乐啦,不少人在此借尸还魂。有句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嘛。此时对大家都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有冤的伸冤,没冤的报仇。在阵阵的“声讨”中,老酒平时狐假虎威的牛气没了。

他哪是玩票的料,别说十六字令,啥令他也没戏呀。我偷偷看了一眼王总,心里这个乐就别提了。

“今儿是个喜庆的日子。老酒不才,诗歌词赋跟我不搭嘎,只好喝酒了。谁让这酒是我带来的,认栽了。大家给点掌声吧,帮着老酒一把,帮老酒把酒喝下去。”话毕,掌声起。半茶缸子80度,居然顷刻就进去了。谁也没想的是,他一仰脖,嘴朝着天,口吹着把嘴里的酒点着了。一把口吐莲花的绝技,震惊了四座,连餐厅里的服务员都看得瞠目结舌。这进去的酒,怎么又出来了?

这三轮各有各的精彩。主持人宣布,下边进行最后一轮。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18) - 老酒 - 老酒的博客

叶莺转世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9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