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8)  

2011-03-09 10:30:15|  分类: 故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行社里的“年轻人”(8)

 

深秋的一个上午,我到市旅游局开会。大家都在听局长讲话,我的手机震了起来。我低头打开手机,

头:大姐在汽车上“管闲事”被打了,已经送到北京医院了!小吴

 我霍地站了起来,和王总咬了一下耳朵,迅速走出会议室。

 大街上,只见我疯了似的,见树绕树,遇人扒拉人。街上行人的目光都在疑惑地看着我,被我扒拉的女人不解地呵斥道,“你干什么呀,有病呀你!”而男人呢,反手一划拉,“咳,傻×,你呀找揍那!”典型的京骂随口就蹦了出来。换是平常,不管我有没有道理,早就一拳头砸过去了,这档口你爱骂什么就骂什么。

 好在医院离局里不太远,不到一刻钟就跑到了医院。我追到急救室,一打听,“哥”已经处理完,推去了观察室。

 观察室门口有不少人,我一眼看到了秦晓琼。

 “咱哥怎么样了?”我顾不上擦脸上的汗,急切地问着。

 “邢头,大姐的头破了。医生告诉我,“哥”万幸,只是轻微脑震荡,额头缝了八针,休息十天就会好的。”你千万别着急,晓琼安慰着我。

 病情清楚了,心也就落了听。

这时听见“哥”的声音从观察室里传了出来。“小叶,我没啥事,你和晓琼别大惊小怪的。不然把社里的人都招来了,不就耽误工作了,我也挺没面子的。求你们了,小祖宗们。好吗?”

“您伤成这样,还顾得上开玩笑。”叶莺在埋怨莱西。

 我一步跨进了门,“咱少说几句行不,我的哥”,几近命令似的“邢式”口吻,让我觉得有些失语。

“小邢来啦,还是惊动了你们。来,坐这吧。”

 只见“哥”头上缠着几层略渗血迹的纱布,脸上有些划伤,差点破了相。“哥”手捂着头,微笑着瞅着我,用手点了点床边。

 “眼下社会这么乱,你一个女人在公共场所还敢管闲事,真出了问题,怎么向家里,向咱那大侄女交代”,想好不埋怨她,但还是忘记了。多次问“哥”当时发生了什么,她总是三缄其口。

 临走时,“哥”有话了,“小邢,你不是说上班你是我的领导,下班我是你哥。今儿哥有一事相求,这事到此为止,不许外传,不然我就不是你哥啦。”这哪里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完全是在当众宣旨,不接旨罪过就大了。

十几天后,派出所黄所长带着事主来到了社里。

 那天,我正好在王总那里谈工作。人一进王总的办公室,激动的女事主扑通就跪在了地上,我一看就心知肚明了。

 “大姐,怎么了,您起来有事好好说”,王总扶起了女事主。

 女事主握着王总的手,眼泪刷地就下来了,“感谢领导,感谢你们那位女同志,如果不是她,我那几万块钱就被小偷偷走了。我们是打陕西农村来的,进城给孩子看病,这钱是借来给孩子看病的救命钱纳。”

 “怎么回事,我没听明白”,王总掏出手绢给事主擦着眼泪,认真地询问着。

 “王总,是这么回事。你们单位是不是有一位叫莱西的同志?”

 “有呀,国内部的”,王总应着黄所长。

 黄所长把事情经过叙述了一番。

 王总的目光盯着我,“小邢,这事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暗自叫苦的答道。

 “知道,为什么不汇报”,“莱大哥不让”,“不让,你就不汇报!”  

 王总非常生气地批了我一顿,“去,把你“哥”给我找来。”

 “领导,没有搞错吧,俺找的是位女同志”,女事主一脸茫然的站了起来。

 “大姐,您坐着。你没搞错,一会儿您就知道了。”王总解释道。

 我打过去电话,不一会儿,莱西过来了。只见她带着一顶灰色的毛织帽子,帽子压得很低,盖住了额头。

 看到莱西,女事主一眼就认出来了。

 “大姐,我可找到你了,你是恩人呀”,说着事主又跪了下去。

 “起来,您起来,这是我应该做的,换谁都会这么做。”莱西把事主搀了起来。

 “大姐,这是小意思,你一定收下”,事主摸着“哥”那受伤的额头,顺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

 “大姐,千万使不得,这都是给孩子看病的钱。如果我收了您的钱,我这血也就白流了。钱,无论如何不能收。”莱西婉拒了事主的好意。

 “那我怎么才能感谢你呢?”“大姐,这样。我们有缘分,就算是干姐妹,一起照张相吧。”莱西一把把事主拽到身边,我顺手拿起了王总桌子上的相机。

 “黄所长,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王总有些不解。

 “车上发生偷盗事情后,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派出所。莱西同志头部负伤,从派出所直接去了医院。当我们赶到医院时,她已经不在了,医院的诊断书上只有留下了她的姓名和年龄。”黄所长点上了一颗烟。

 “仅凭这点线索这么快就找到了,你们够专业的。”王总多有赞许。

 “在全市的户口中搜索到21个女莱西,逐一排查后,从物业公司查到了工作单位,就一路找来了,这对我们是小菜儿呀。”黄所长略显得意。

 在俩人后来的叙述中,才得知“哥”的英雄细节。

 那天,莱西乘公交车外出拜访客户,正赶上上班时间,车内比较拥挤。上车后,莱西挤靠在车中部铰接处的窗户边。事主斜挎着一红色的旧包,手握着扶手,背对着莱西。车到了南池子站,上来了两个人,站到了事主的旁边。公交车起步停车都会晃悠,莱西无意识在余光中看见,其中一人遮挡,另一人打开事主背包的锁链,背包里面装的钱已经露了出来。

 莱西见盗贼火就上来了,一顿痛斥引来周围乘客鄙视的目光。两个人恼羞成怒,上来就动手打人。莱西抬手向外一档一压,用手搂着对方的脖颈子借势一拉,前面的人扑空趴了下去。后面那人一挥手,莱西见白光一闪,顺势一躲,可头磕在了旁边的支撑铁管上。只觉得额头一热,手一抹血下来了。这小子动了家伙,怒不可遏的莱西,趁那人重心不稳,一转身贴了上去用胳膊肘向后猛地发力一击,再一扬手,只见那人一只手捂着流血的鼻子,另一只手弯着腰捂着肚子,表情痛苦地蹲下了,小刀子也掉到了地上。这时候近前的几个男乘客一起上手将二人制服,两个耷拉个脑袋的小偷被扭送到了派出所。

 讲到这里,莱西遗憾地说,她自小就练陈式太极拳。别看岁数大了些,对付那两小子问题不大。若不是铁管挡住了头,她是不会受伤的。原来,我“哥”有功夫在身,这事我一直都不知道。今儿遇到了小偷,算是“哥”漏了一小手,那两小子该着赶上了。

 后来咱大侄女偷偷告诉我,“我妈和我是哥们儿,她的能耐我清楚,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碰这事了。我妈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这点血不碍的,只是我爸又要生气了。”

 嘿,这丫头真想得开,这哪是女儿该说的,血不多也是血呀。这话有些让我心头不解。

 此事在市旅游系统中迅速传开了,也成为了社里的美谈。想想我“哥”的义举,还真应了那句老话,巾帼不让须眉。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