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连载:旅行社里的“年轻人”(2)  

2011-02-17 16:41:47|  分类: 故事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行社里的“年轻人”(2)

 

 记得那是五年前春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上午,我们国内部正在开会研究下一个季度的工作。砰地一声,门被推开了。我回头一瞅,社里的王总进来了。下意识地,我把烟掐灭里扔进了烟缸。

“各位静一静,我向大家介绍一位新来的导游”,王总显得有些兴奋。

 这又是哪路神仙介绍进来的,我暗自琢磨着。

“大家上午好!我是新来的,名字叫莱西,来去的来上面加一个草字头”。什么什么,来西,还去东呢,我暗自寻思。这是啥个姓呀,她们家当年肯定是逃避官府追杀,落荒改姓隐匿了。这两天,我碰上不少的烦心事,哪有心情听她的唠叨。我懒洋洋地抬起眼皮瞄了她一眼。

 可不知为啥,那清脆的声音总是拽着你。旁边人的小声议论让我吃了一惊。

“嘿,叶姐,你知道吗,听说她都五十岁的人了”,我斜眼一看,是我们部有名的话唠----秦晓琼。

“你没搞错吧,她瞧着挺年轻的,不可能吧。”国际部的叶莺显得不相信。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我你,这话是财务部小李子告诉我的。”话唠有些不高兴了。

 我听了很是诧异,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女人,已是五十岁的人了。想想自己到社里好几年了,钱没挣多少,累得贼死也没见多大的长进,她这把岁数还要吃这碗饭能吃得消嘛。

 我这才仔细地打量起来。她,中等个,高鼻梁和金丝眼镜协调地挂在略带微笑的脸上。椅子背上放着刚脱下的米黄色羽绒服,她穿着一件加拿大黑熊牌的朱红色的毛衣,白白的脸,黑色的长靴子,匀称的身材,流畅的曲线,卷曲乌黑色的短发,确实很酷。她人利利索索的,有点儿精气神。这哪里是五十岁人的装扮,分明只有三十来岁的姑娘才敢穿。

“不瞒大家,我的年岁已经不小了,可做旅游还是个新兵。我下过岗待过业,有过快乐有过苦闷,我十分珍惜和喜爱这份工作,我会努力的。如果我做的不好,诸位就批评,我会认真检查和接受的。再多的话不说了,今后希望大家多多地关照,谢谢大家。”一个轻灵飘逸的鞠躬,引得了大家的掌声。

 莱西言简意赅的自我介绍显得非常干练,引起大家的注意。

 屋漏偏逢连阴雨,喝凉水都得塞牙缝。这位老大姐分到了我们组,成了我的“徒弟”。

 会后,王总带着莱西走进了我的办公室。

“你好,小邢。大姐到你这报到了,今后有啥事你就吩咐,可千万别客气啊”。大姐伸过手来,从她的热情大度的眼神里,我看到这手不握都不行了。手对手的握握吧,没成想大姐的手还挺给力。

 从那天以后,我俩儿一个办公室,成了对面室友。

 我这个人从小就散漫惯了,蓬头垢面还不至于,可东西总是放得乱七八糟的,爹妈都管不了,同事们就更别说了。

 第二天上午,我准时到了办公室。一进门,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纸篓倒了,烟灰缸刷了,地擦了,文件整齐地摆在规定的位置。最让我感到惬意的是一杯热茶沏好了摆在了我的桌子上,窗台上多了两盆鲜花,文竹和含苞待放的君子兰,我真的怀疑自己走错了门。

“小邢,屋子里弄干净了,是不是有些不习惯了吧。”大姐笑着从门外进来。只见她的胳膊上带着兰花套袖,额头微汗,手里拿着今天的信函资料和报纸。大姐心太细了,事情做得让你挑不出毛病,太有眼力价了。心想,她要是我们同龄人,这种来自同行的威胁让我受不了。

“莱大姐,您真勤快呀,就是比我们年轻人强。”虽说夸起来有些不自然,但话不说不行,人家的活儿干得就是漂亮。

 开始的几天里,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别扭。说到徒弟,谁见到徒弟比师傅大上十六七岁的。这要是遇上事,我说深了不是,说浅了也不是,急不得恼不得,你说咋个管法。

 几天后,部里公布了下个季度的工作安排。我们组主要是地接任务,接待台湾老兵旅游团。我布置大姐制定团队的接待计划和预算,这其中包括接送机、吃住、旅游、购物、保险和自由活动等等。

 “莱大姐,这次接待任务比较重,团员年龄大,基本都是参加过抗战的退伍军人。由于时间紧,对方又着急要报价,您抓紧点儿办,头等着要,好吗?”这种征询的口吻是我在工作中很少用。

    她抬起头看着我,“你说哪天要,我一定按时完成。”

“三天时间好吗,莱大姐?”“好,就三天”,说完,她又低下头整理手中的资料。

“大姐,这几天在北京展览馆有一个旅游博览会,部里让我去参加,组里的事您就多照顾了。”“放心去吧,有处理不了的事,我会给你打电话请示的。”我也不少知道怎么这么的放心,所有的事一股脑地全扔给她了。

几天后,我下会回到社里。

打开办公室的门,我看到自己的桌面上放着一份计算机打印的《台湾退伍军人旅游团接待安排和预算》。旁边有一张社里的信笺纸,一行才女特有的笔触跃然纸上。

小邢:

你要的《安排和预算》已经写好了,不知是否受用。这两天女儿要参加文艺院校的专业考试,我已向王总请了几天假。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一定别客气。听天气预报,最近几天风大降温,小心点。这阵子组里人手少,全劳你了。

对了,别忘了给花浇水。文竹喜温暖湿润,光照强时放在窗台上。君子兰已长箭,快开花了,水适中,怕暴晒。烦您代劳,辛苦了!

                                                                                                                                                  莱西

                                                                                                                                         2004年3月24日

 午饭时,隔壁国内一组的话唠--秦晓琼端着饭盒子凑了过来。

“我说邢头,你们组新来的那位漂亮的老大妈真不错,漂亮的我都妒忌了。你算是摊上一个好搭档,真有福气”她显得十分诡秘。

“你胡说个啥,说我摊上了,何以见得?话从你嘴里轱辘出来,就是难听。什么老大妈老大妈的,你就忽悠吧,早晚找不到男人。”我故意地激她。

 这招很灵,晓琼的话匣子搂不住了。“这两天你不在,她除了写东西,就是打电话,什么标间的价格,含不含早餐,早餐时间呀,中午在哪里用餐,用餐时间,餐标是多少呀。真的,她办事特认真。都下班了,她还在整理资料。”“对了,电话里还询问什么大方家胡同38号,黄慧英多大岁数什么的。”

 “大方家胡同,黄慧英?”我若有所思。

 看到我狐疑的表情,她紧跟着说,“好像是为台湾团团员找亲属的事。她太认真哩,和查户口的差不多,我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的。”

 我想起了王总对此事曾有交代,脸上有些不屑。

“诶,邢头,你还别得着便宜就卖乖。这几天,大姐在我这总是夸你。人家说了,小邢这小伙子人好,长得帅,有责任心,业务能力强,能吃苦,就是脾气大。顺茬咋都行,呛茬就玩完。”话唠眉飞色舞的,拍马屁有一套。

“不全是是这样讲的吧”,这话里话外虽说有些夸张,但让你听着就是觉得舒服。

“你还别不信,这都是她亲口告诉我的,我向毛主席保证。”晓琼有些认真了。

  话唠走后,我翻开《台湾退伍军人旅游团接待安排和预算》静静地看着。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