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西藏管窥(下)  

2010-10-27 08:53:09|  分类: 文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藏管窥(下) - 老酒 - 老酒的博客

                                    西藏管窥(下)

 

        这次进藏最大的斩获是结识了藏族英语导游丹增。丹增三十出头,身子清瘦个头不高,黢黑的下巴上挂着一撮小胡子。他自小进寺院后来还俗,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丹增在寺院里更多地是学习藏语和英语,反而汉语的表达能力差强人意。从拉萨到阿里地区的扎达县往返四千公里的路程中,我们有过多次的车上交谈。

        多年来,我感兴趣的问题是藏传佛教的现状和藏民眼中的达赖。

        开始交谈时,丹增比较拘谨和谨慎,回答我的问话总要考虑片刻。也许出于“警惕”,他对我提出的问题答复总是显得含混不清,俩人之间的交谈的感觉有点像外交谈判。

        回忆起来,我的提问大概集中在以下几个问题上。首先是达赖至高无上的宗教地位多大程度上可以左右藏民的思想和行为;其次是他们对民主改革以后的几十年的发展持什么看法;再次是开放的藏区和外来文化对青年的影响;最后是达赖与中央政府能否和解。

        他的回答让我陷入长久的思考之中。

        丹增告诉我,西藏人出生后不需履行任何手续就是佛教徒。在佛教徒的心目中达赖和班禅的地位是一样的。达赖主管宗教事务,班禅主管教育。由于分工的缘故,达赖在宗教中的影响在外人眼中显得大一些。作为佛教徒对达赖班禅的话绝对服从的,用我们的话是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过去曾听说藏族人不吃鱼,因为那是他们的图腾。丹增说,鱼并不是图腾,过去藏族人也是吃鱼的。前些年达赖说为了环境保护,为了让雅鲁藏布江流域的鱼类资源得到保护,劝解臣民不要食鱼了。教主一句令行禁止,百万臣民从此改“邪”归“正”。为了鱼,藏民们还与不知情的汉民们发生过争执。不过我们还是在西藏三大湖之一的羊卓雍错品尝了鲜鱼席。丹增的叙说让我又一次品尝了“一句顶一万句”的味道。

        从珠峰到阿里地区扎达县的路上,吉普车在断路施工的318国道两旁的湿地中穿梭,我们俩的交谈在颠簸中继续着。

        西藏管窥(下) - 老酒 - 老酒的博客对于民主改革,丹增的印象不深了,改革那年他还没有出生。不过我改变了问话的方式,双方的交流就不困难了。他说,时代变了,世界的潮流也变了,如果让现在的藏族青年一代再回到民主改革前的农奴制时代即不可能也不会愿意。当下藏族的年轻人观念十分开放,与大城市相比并不逊色。藏族地区人受教育的程度也不算不低,每年国家都成批地将他们送往内地发达地区的大城市读书学习。做为旅游胜地,西藏各地都可以看到旅游的外国人。当我问及藏族人有没有人不信教时,他没有直接回答我,只是激愤地说藏人里也有败类,本是佛家弟子却做着有悖于佛理的事情。至于什么是败类?为什么要这样讲,我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怕引他伤心。

       为了使聊天不至于乏味,我们经常转换一些话题。这中间最让我感兴趣的藏族丧葬习俗。十几年前,从我的从事科学探险的发小同学的亲历中略知一二。这次旅游有了更深入了解的机会。丹增告诉我,土葬、水葬、天葬、火葬、塔葬都是西藏佛教民的丧葬方式。这次在林芝地区看了一处已弃用的天葬台。听了他的介绍,反倒觉得天葬不耗费能源是最环保的丧葬方式,符合动物繁衍的自然规律。作为佛教意义上的天葬,最终使人的灵魂得以升华。人之僵死,灵魂出窍,天堂漫游,骨肉何用?留给秃鹫繁衍物种,这种境界和人类遗嘱捐献活体器官异曲同工,其举动大善也。

        聊得多了,丹增也渐入佳境,不再忐忑防贼了。话题也自然扯到了达赖。我问丹增,如果你认为精神领袖的主张或观点你不同意,但是他让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你做还是不做?丹增肯定淡淡地回答我,做!虽然有思想准备,但他的回答仍让我感到震撼。如果他是中老年人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是西藏承上启下的年轻人。由此可想而知藏区的工作难度有多大。

       对于达赖的问题,我进一步深入询问。你认为中央与达赖能够和解吗?丹增直截了当地告诉我,那边的人经常回来,和解是可能的。达赖已是年逾七十的老人,如果问题不能得到解决,人又不回来,圆寂在国外,灵童转世都是个问题。听说达赖已有意在境外寻找转世灵童。对于他简洁的回答,我已经很满意了。在这里,我满意的不是他观点的对错,而是他肯定的心态和直率的态度。至于支撑他看法的理由,也不必细述,看官们各自作答便是。

        聊到大藏区的提法,我觉得达赖的这个要求既不现实也不可能。因为西藏没有统治过那些地方。过分的要求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还会把自己逼上绝境。宗教问题在中国从来都是政治问题,西藏更是如此。这个问题搞不好会影响稳定,对于我的担忧他也有同感。

        交谈当中,我注意到了丹增的眼神。他那明亮的眸子里流露出年轻人对生活的期盼和追求,也看到了佛家弟子的执着。他告诉我,我们走后他要接一个外国团,然后去新疆一趟,而后去意大利旅游。佛家弟子活着是为了来世,对于现实世界,丹增已经看破了红尘。话语间,他显示出了十分松弛平淡的心态。 

        几天后,我们在贡嘎机场分别了。上飞机前双方交换了手机号码,相约北京余言再续。走过安检口,回头看着小铭和丹增缓缓的背影,似乎是在向我招手,明天还在等着我们呢,走啦,再见老酒!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