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过小年  

2010-07-01 11:56:27|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小年

 

 二零零七年腊月二十三是农历的小年。早餐后,我们一行坐车离开了五大连池市宾馆,直奔五大连池农场场部而去。车厢里温度零下二十多度,我坐在靠近车窗的座位上,习惯性地用手擦去车窗玻璃上的霜花。透过擦净的玻璃望出去,车外天空湛蓝碧透,大地早已披上了银装,火红的朝阳映红了天际,冰莹的白雪迎着太阳喃喃自语闪闪发光。黑黝黝的火山在红蓝白色中格外地抢眼,她像一个端庄大方的淑女,静躺在母亲的怀里沉睡者。

 八点整我们到了场部,十几个人从丰田旅游车上鱼贯而下。微弱的晨风,多少让曾经的我们感到了丝丝冷意。一些人下意识地侧过头去紧了紧围巾,裹紧了帽子,双手自觉不自觉地放进了羽绒服的兜里。路上的行人来去匆匆,我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清波揣着双手,顶着唿扇唿扇的皮帽子,推开小卖部的门快步来到车前。

“一直盼你们来,总算是到了,都谁来了?”清波分别与大家握手打着招呼。

“清波,连里老乡们都不知道这事吧”,景华细心地询问着。

“放心吧,没人知道的”,清波自信地应着。

 话语之间,一辆小马车到了眼前。

“大家到那边屋子里取货去”,清波指着不远的小商店。

 十几个人里里外外进进出出,你一袋子面,他两箱子酒。大包小包的还挺忙乎。

“这些人肯定是知青,不知道是哪个连队的,想他们那”,“他们装了这么些东西干什么?还有酒呢”,回头又看了我们几眼的老乡们相互唠叨着的走开了。

 不到一袋儿烟的功夫,小马车就装好了,不知是谁把我们带来的小红旗插到了车上。别说,白面口袋和蓝天映衬下的小红旗整个一个法国国旗格外鲜艳。看着这车年货,顿时就感到了浓愈的过年气氛,唯一差的就是一挂鞭炮。的驾声中,五颜六色的一串人马悄悄地进了连队。

 冬季的北大荒悠闲自得十分安静,除了远处几声鸡鸣狗叫和鞋踩雪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几乎没有别的杂音。寒冷的冬季在充沛的阳光中给人以少有的暖意。

 二连那熟悉的身影,当年的青年宿舍、食堂、连部、水房、仓库逐一撞入了眼帘。门开了,瞬间的相互对视,使人愕然、意外、惊喜、拥抱、眼泪、扶肩拍背。四十三户老职工的家门就这样被我们一一砸开,每家的门上都插上了我们做的小红旗。

“你们怎么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快点儿到屋里”,这几乎是所有老职工的第一句话。而后那不绝于耳的笑声拜年声此起彼伏,一时间弥漫了整个连队的上空。

 来到炊事班老班长的家,虽然老伴不在了,可屋子里收拾得很是干净。老班长已是七十多岁的人,头上习惯地戴着藏蓝色的呢绒帽子,人显得消瘦沧桑,眼睛还是当年那样地炯炯有神。攀谈中间我发现,他竟然想不起我曾是他的兵,也许是年岁大了眼神儿不济的原因吧。离开时,我走在最后面,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一直在招手看着我们。我注意到他的眼睛里已经饱含了泪水,只是没有流出来。他下意识地擦了擦眼角,又在衣服上蹭了蹭手。

下午四点多,太阳已经躲到了老黑山的后面。我们送完了三池子边上的最后一户年货,也送走了最后一缕晚霞,整整一天大家都在行走中问候中度过。活是干完了,许多人身上和脸上蹭了不少的面粉米粉,左一道右一道像个五彩神仙。但想到大年除夕,家家能吃上了我们送的年货,我们的心里是暖暖的。

 入夜,我们把连队的老职工请到了宾馆,几十个人在一起包了一顿过年饺子。席间,亲情友情其乐融融。年近七十岁的老指导员十分内疚地向我们坦诚他过去的“错误”,这种真诚足以让我们感动,正应了那句老话,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有人说时间可以消磨一切,何况面对一个真心“忏悔”的老人。想起徐指导员白天笔直地站在门前的公路上欢迎送别我们的场面,他明明是在以一个老军人的最高礼仪向我们表白。去年,他带着内疚和歉意离我们而去了------

 饭后,看着从宾馆门前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的乡亲们,听着远山反馈回来的殷殷嘱托声,就不能不让花甲上下的我们更加眷恋黑龙江五大连池——那个曾经奉献了全部青春的地方。

 

 后记:

 此次返乡活动是在农场十分困难的时期回去的,送年货是希望当年照顾过我们的乡亲们过个好年,也算是雪中送炭吧。活动的原则是事前不打招呼,严守秘密,不扰民,不久住。突然地降临和悄然地离去,会给我们和乡亲们留下今生今世不可多得的美好记忆。

 后来听清波带话来,此次活动赢得了全连乡亲们的赞誉和友邻连队老人们的羡慕。而大伙儿觉得,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而且能够做到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

附一:年货清单

每户大米50斤,面粉50斤,豆油10斤,白酒两瓶,哈尔滨红肠5斤。

附二:年货赞助者

姓名:丁小立

性别:男

国籍:美利坚合众国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下乡职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五团二连战士

当时政治面貌:积极要求已经具备条件却始终未能批准入团的团外布尔什维克。

下乡表现:1969年--1973年,两次逃跑回京,久居不归,长达一年之多。又因万字检查惹恼了团军务股。1973年--1977年回乡痛改前非认真务农,成为连里打头的。后转到河北赵县马庄插队,成为名副其实的农民。

现在职务:大众(北京)传媒公司影视剧导演

作品:《湾兔河》、《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赣水在这里转了个弯》等。

附三:义工

原五团二连兵团战士男女数人

附四:王清波

 原北大荒第一批拖拉机手王克己之子,现年57岁。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