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下乡的最后一年(5)  

2010-06-07 16:38:56|  分类: 寻梦.三江平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乡的最后一年(5)

 

24连风水好,在团里无连可比。石砬山海拔百十来米,山虽不高却是三江湿地中央唯一的。山里树木不下十余种,中草药十分丰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山韭菜,野生山韭菜包着紫色的外衣,长得短粗个子不高,味道极为鲜美,不管是炒菜还是伴馅儿都十分入味,是难得的调味品。但它属辛辣不能多吃,不然胃顶不住。

连队近万亩农田围山而开都是坡地,在平均海拔不足60米的三江湿地里,石砬山的地理条件十分优越,很少受到涝灾地袭扰,小麦、大豆的单产在全团也是名列前茅,仅次于我的老连队--25连。石砬山的香瓜、西瓜年年都是团里人青睐的对象。由于坡地干燥不易于积水,我们连的瓜个个沙瓤甜脆糖分大。一到七八月间,连部的电话经常传递着团机关的“求购”信息。

全团唯一的蜂场就在山上,几十箱蜂一年也能出不少的蜜,且大都是国家一级的椴树蜜。入冬前,连里每个人可以分上一斤蜜带回家。剩下的全部上缴团商业股。

现在的大地测量已使用上了航测和卫星遥感技术,可当时还要靠测量跕标进行大地测量。石砬山顶有一座近十六七层楼高,45米高的大地测量跕标。这跕标看着不起眼,凡是新调到连队工作的人,不分男女都要过徒手登攀的关,我自然也免不了俗。应当说打小我就不怕爬高,一个休息日里,连部的几个人把我“押”到大铁架子下。看看大家的无语的表情,似乎都在说,头,轮到你了,上吧!不过大家还挺够意思,一前一后把我夹在中间,这样做好像是怕我紧张,实际是断了你的退路,不上也得上。

往上攀爬头往上看,除了上面那个人的鞋底子,就是蓝天白云,心情放松不太紧张。下来时就大不一样了,你的脚总要交叉下探低一层的阶梯,人免不了往下看,心头就会不由得一紧酸酸的。地面上的人小小的像只弱小的猴子,有恐高症的人恐怕受不了这罪。

记得下西瓜时,我们背着西瓜上架子美餐。夕阳西下微风佛面,脚下的铁架子有节奏地晃动着,如果不习惯的话,还真是有些害怕。沾满西瓜汤的双手紧握扶着栏杆,极目远眺,夏秋之交五彩斑斓的三江平原尽收眼底。弯曲的别拉红河从山边委婉地划过,黑龙江边的青龙山腾云驾雾直冲斗牛,完达山隐隐约约的再向我们招手,石砬山的树叶子也见黄见红了。风头过后泛黄的野草在碰撞中唰唰作响,这意味着一年中最繁重的劳作就要开始了。

由于种种“问题”,连队的基本建设欠账不少。建连六七年了,青年还住在草房子里,食堂也一直未能封顶。青年的生活条件和大多数连队相比差了不少。要想改变面貌,盖房子是当务之急。一年中,在连长的带领下,连里一气儿盖了三栋砖房,分别是青年宿舍,大食堂和老职工宿舍。青年宿舍也一改睡大通铺火炕的习惯,学着城里人惯常的方式睡单床。屋子两侧墙壁都是火墙,入冬后屋子里再加上火炉子,室内温度完全有保证。别看这小小的一改,不少的青年好像找回了家的感觉,确实挺温馨的。

下乡十年里,我睡过火山岩和火山灰砖的石头房子,睡过拉和辨干打垒的草房子,睡过敲起来当当作响的红砖房。但更让我留恋的还是那小小的泥插墙的连部,下乡最后的日子都是在这间屋子里度过的。

                                ——完——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