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即将消失的记忆  

2010-06-21 09:47:38|  分类: 知青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即将消失的记忆

 

上个周末,几个同学在荀子食府小聚。席间得知当年下乡的黑龙江五大连池农场为了还大连池以“清白”,靠近自然遗产的连队已经开始安置拆迁了。据连里的人讲,用不了两年全场所有的人都安排到药泉山附近集中居住。

 这是一个值得庆幸的消息,老职工会在拆迁中彻底改变窘迫的生活状况,也算是三十多年来还了旧账“因祸得福”了。

 记得2000年夏第一次回去“探亲”时,车出哈尔滨一路北上。越是接近农场,笼络不住的兴奋在胸腔中逛荡,农场怎样了?那些老人又怎样了?一连串的问号从脑海中划过。车过了北安市,逐渐靠进五大连池市。车里的人不自觉地站了起来,如数家珍地念叨着,

“快瞧,那是药泉山。嘿,远一点的是笔架山。前面就是老黑山,那红楼房是水泥的生产车间。”

“看见左前方的水面了吗?那是一池子和二池子。”

 傍晚时分,车沿着公路来到了农场和地方的交界,至此柏油马路也到了尽头。再往前能够看到的是我们熟悉的坑坑洼洼的沙石路,十几里地的坑洼路使我们或多或少又回到了当年的记忆中。

一九六九年八月十二日早上六点左右,经过一百五十余里的雨中颠簸,我们这帮孩子在学校军宣队工宣队的带领下,终于完成了从学生到农业工人和兵团战士的过渡,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五团,一个响亮的名字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下车后,除了大喇叭中女高音,“热烈欢迎北京知识青年来到我团。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等口号式的欢迎词外,除了嗖嗖阴冷雨滴泥泞的大地和低云翻滚的天空外,剩下的就是这几百个困倦的半大孩子。

 开始站队了。我借着朦胧的晨雾努力地瞅了瞅周围,视野之内几乎没有砖房,到处都是黑黢黢趴在地上的拉和辨房子。早起的人家开始烧水做饭了,房子顶上飘起了缕缕炊烟。这里的自然条件远不如北京郊区郊区农村生产队的好。点完了名字,在连队文书赵景明的引领下,大家背着包脚深脚浅地跐溜到了连里。

 晚饭时,我们终于到了团部招待所。三十多年了,团部依然如故,只是多了几栋房子。当时几乎是全团青年唯一的精神愉悦的场所,也曾经是多事之地的团俱乐部,仍然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俱乐部的门窗已经破旧,只有火山石垒的墙依然完好,大门上方的“俱乐部”三个字醒目依旧。那时,为了一张电影票,为了能够挤进去早一点占个好地方,俱乐部门口经常会打群架爆发冲突。在俱乐部里我们看过催人泪下的《卖花姑娘》,听过报告,看过革命样板戏,看过汇演和团宣传队的演出。

 不知为什么,第一次回乡看什么都觉得小,当年眼中硕大的俱乐部好像缩水了一半。眼中的距离也不对劲了,连队到团部也近了许多。是我们年长了见得多了?还是当年太小阅历不够?这一切的一切至今都不得而知。

 团部商店还是那个老样子,像个拐棒占据着团部中心的位置。下乡中最困难的一九七零年,团部商店一直是我们最钟爱的地方。记得七零年春节前,得知商店来了一批上海的货,像大白兔奶糖、凤尾鱼罐头什么的,饥饿难耐孩子们风卷残云把商店扫荡一空。团部地区所有的道路仍是沙石的,雨后压出的车辙曲曲弯弯好像五线谱上的音符在向我们诉说着什么。

 连队还是老样子,没大变化。除了少数家改了新房,其他都是顶着苫房草的老房子。当年我们亲自建的仓库顶子已坍塌,一截裸露的房梁清晰可见,墙缝中长满了野草,水泥场院也已经废弃,用手轻轻地一捻,风化了的400号的水泥块就变成了粉末。原来的青年宿舍成了家属房,只有当年上海工艺美术学校老青年刘辉章的墨宝还留在墙上,可惜的是斯人已去。“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魏体字,也只剩下了一个“泼”字,形影相吊十分孤单。

 总之,一切和三十年前没什么两样,再睁大一下眼睛,旧貌换新颜只是沉积在脑海里的憧憬,而眼前的一切让我失望了。

 后来才知道,五大连池农场穷主要是体制的原因。上世纪八十年代农场脱离了农垦总局,归建于省农业厅旗下,成为黑龙江省农业厅五大连池原种场。由于省厅资金拮据,几十年来,农场的基础建设相对于周边的农场落后了许多,和二龙山、尾山、花园等农场不能同日而语。2007年第二次回乡时,连队职工一个月工资只有二百来元,场级干部也不足一千元。

 2005年回前进农场(六十团),那里的变化让我瞠目结舌。我们连的卫生员一个人包了三千亩地,其中二千亩地租了出去,不算种地的收入,光租金一年就是几十万元。前进农场的场部地区,高楼林立道路纵横,火车轰鸣人头攒动。宽阔的水泥公路中的黄色隔离线认真地告诉我,城乡对立隔阂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这些变化让我感到农场旺盛的人气和充满希望的未来。两个团的对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在为前进农场的变化感到欣慰的同时,也在为五大连池农场的衰败凄凉露出一丝悲伤。

  评论这张
 
阅读(479)|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