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日志

 
 

追梦.五大连池(10)  

2009-12-09 07:09:58|  分类: 追梦.五大连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罪孽深重

 

  一九七O年麦收时节,团里下了一个通知,所有上场院“偷吃”公粮的家畜,一律格杀勿论,据说这是参谋长下的死命令。出此历令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不少老职工在这个季节不给或少给家畜喂食,放出来让它们自由觅食,家畜自然是哪有吃的奔哪去了,场院就成了他们最好的去处。

  七月间的麦收正在紧张时刻,晒麦场上车进车出摊场卸粮忙得不亦乐乎。得到命令后,场院上的小子们各个摩拳擦掌。经过大风大浪锻炼的年轻人,心里总是不太安分,总想干点“出格”的事来显示自身革命的彻底性和与众不同。那些胆敢以身试法的“家伙”们就得尝尝我们的厉害了。

  上午九十点钟,总是老远地就看见鸡鸭鹅猪分几路纵队晃晃悠悠从村边的路口冒出头。“注意,他们来了!”哦,啊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聪明的家畜到了场院边见场院上人多就停下了,在场院边的草丛中觅食寻机作案。“他们怎么不上来呀?”几个手里拿着木锨棍子的兄弟等得不耐烦了。“别着急再看看。”一个人自信地应着。

  不一会儿,几个禁不住诱惑的“家伙”开始试着跨上场院。一只,两只,三只,四只。随着数字的上升,“打呀!”一声呼喊,几个人窜起来,朝着“家伙”入侵的方向,抡圆了噼里啪啦就是几下子。扑通哎呀的忙活好一阵子楞是一只没打着,原来场院上摊晒的麦子帮了鸡鸭的忙,水泥场院铺上一层麦子,走路脚下还打滑,自然跑不起来,想打着鸡鸭当然也没戏。在第一次的较量中,我们落败了。这帮被涮了的捂着屁股哎呦的兄弟们自然不会甘心,他们很快就总结教训改变了主意。

  当猎物再次登上场院时,我们几个人开始从场院外向场院上轰。这么一赶,效果出来了,鸡鸭鹅没了退路,只好向场院中间跑。这下子可就炸了锅了,场院上的兄弟们急红了眼痛下杀手,一时间场院上鸡鸭乱窜,扑楞楞的试图飞起来,大鹅跑得慢成为了首批俘虏。

 “战斗”结束了,这帮“坏”小子开始处置“俘虏”,我先把几只鹅的脖子用绳子捆在一起,惩罚性的扔在了旁边的食堂大菜窖里,看这些鹅怎么爬上来。旁边的人用小木棍把鸭子嘴撑开撑到最大限度时,鸭子想甩都甩不掉,顺手放掉,一队鸭子晃着脑袋无声无息地逃了回去。我们还算好,只是虐待没有杀戮。

 “大兄弟,看见我们家鸡了吗?”一个老太太杵着根棍子来到场院工具棚。“什么鸡呀?”旁边的人问道。“就是黄毛戴白花的芦鸡呀。”老太太眨巴眨巴眼。“你看看那几只是不是。”旁边人低头拾掇着木锨说着。“我眼神儿不好,在哪呢?”老太太近似哀求,好像她已经预感到什么。“在那呢”,顺着那人的声音和目光,老人终于看到了倒吊在工具房门上方几只正在蠕动的没毛鸡。

  比我们“残忍”的是我们的“先辈”居然为了打赌,敢从老职工家的母鸡屁股里把未下的鸡蛋抠了出来。

  入秋后,场院上开始脱大豆。不知从哪跑来一只猪,肥头大耳的得有二百斤左右。众人一瞧,眼前一亮,机会来了,这等美餐岂能放过。猪可不像鸡鸭鹅,它有的是力气,不好抓。我们从场院上追到食堂,再从食堂追到仓库。这时只有一个念想,只要上了场院必将有来无回。追逐的人越来越多,只见炊事班长戴着围裙,沾着面的手握着一米来长的二齿子杀出厨房紧追不舍,趁着猪急转弯儿减速时,顺势一刨子下去,二齿子整个地钻进了猪屁股。受了惊的猪拖着炊事班长呕呕叫着继续狂奔。“快来帮我一把!”这时的班长已感到力气不足喘着粗气叫着。我的发小从班长的旁边一个后插上,飞快地切了个半径超近路,一镰刀剁下去恰巧就搭到了猪的血脖上,由于猪的前冲速度和刀的反向力量,瞬间刀就从脖子顺着脊骨拉到了屁股上,三指厚雪白雪白的膘肉沿脊骨向两边翻开耷拉了下来,切开的肉上竟然一滴血都没有。当时的场景着实有些刺激,大家都不忍再看。此时的猪竭尽余力咆哮着挣脱了二齿子落荒而逃。第二天就听说团里什么股的干事找到连理找指导员告状说理,再一打听,才知道这只猪跑回到家里没多久就死了,杀猪时连血都放不出来,真性情“汉子”,壮士也!

  那段时间,知青和老职工的关系十分紧张,这不仅仅是我们一个连队的问题。团里也慢慢意识到禁令后遗症的严重性,最终取消了这条给知青们带来刺激和兴奋的禁令。当时的场景正可谓是:                                     

                                         小偷各出村,迂回攻麦场。

                                         鬼祟渡楚河,汉界两边逛。

                                         木锨加棍棒,杀得眼通红。

                                         鹅颈绳儿绕,棍撑鸭嘴长。

                                         老妇杵拐来,寻鸡哭门框。

                                         猪哥闲散步,逍遥贼大方。

                                         飞身二齿刨,发小一刀亮。

                                         呜呼哀哉里,慨叹英雄郎。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