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酒的博客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北京市 海淀区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夜巡二抚路

2014-4-21 17:24:21 阅读541 评论24 212014/04 Apr21

油画:当年的二抚公路(25团学校 张垦)

夜巡二抚路

1976年是个闹腾的年份,也是我到兵团的第八个年头。“四人帮”面露狰狞,伟人们相继离世,地震接踵而来,不满意的人们几上街头,悲喜交加,让人难以忘怀。

9月9日一代伟人撒手人寰,带着无限的惆怅离我们而去。按照惯例,军委的值班部队了进入一级战备,中苏边境地区的气氛也紧张了起来。二抚公路作为国家的重要战备公路,自然也少不了特殊的“关爱”。

为了防止意外和外敌的入侵,上级指示二抚路沿线的各单位,在伟人治丧期间必须安排值班人员,对所有可疑的过往车辆和人员进行询问和盘查。但可疑是个啥标准,上级没有明确说明,这期间的分寸自然由我们自己掌握。

在连里的安排下,我和闫超搭伙上了夜班。

闫超,绰号“阎王”,68年下乡到9团(绥滨农场),而后来到前进团进点开荒,属前进农场拓荒先民。他出生军人家庭,中等个,瘦瘦的,总是一身洗的发白军装在身,犀利的眼神中,透着几分威严。他性格内向,不苟言笑,满腹牢骚。“阎王”总是喜欢绷着个脸,苦大仇深的,一万个不满意。总之,一个极具个性的北京爷们。

夜班饭后,我俩背着枪,拿着手电筒向公路走去。此时,天空如墨,万籁俱寂,黢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记得那是中秋节的后两天,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可轮到我们恰恰是个大阴天,看不见明亮的月光,多少感到有些晦气。

25连地处二抚公路65公里处,它的南北两边一边是2连,另一边是3连,距离25连远近差不多。

也许因为闫超是2连老人的缘故,我俩没商量,沿着公路径直向2连方向走去。没走出多远,就出现了情况。

作者  | 2014-4-21 17:24:21 | 阅读(541) |评论(24) | 阅读全文>>

“禁酒令”随笔(续)

2013-9-10 19:42:03 阅读589 评论23 102013/09 Sept10

“禁酒令”随笔(续)

——白酒冰河期的到来

随着中央的廉政风暴,“三公"消费受到了严厉的限制和强烈的冲击。上市12年后,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终于交出了上市以来最难看的一份半年成绩单,中报业绩创12年来最低。预收账款只有8.5亿元,下降了83.6%,受此影响,贵州茅台日前大跌9.99%,接近跌停,股票成交量达到34.4亿元,创下上市后的新高。另一资料表明,郎酒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只有20亿左右,远低于去年前年110亿的水平,目前库存65个亿。

这场风潮的直接成果是近几年白酒市场形成的巨大泡沫被捅破了,一个产品价格远远高于价值的,一个原本处于产业链低端行业的“巨无霸”被打回了原型。

这几年,房地产、制药、计算机等行业,挥舞着“投资多元化”的大旗,不断地向白酒市场这块“洼地”涌来,其中不乏联想集团这样的高手,甚至外资也在收购中国的白酒企业。股市中,以茅台酒为代表的酒中权贵的股票价码也是也来越高,成为股市一枝花。记得2007年初,茅台集团总经理乔洪向业界称,到2010年茅台酒每瓶的市场零售价格要达到1000元。按照《公司法》的规定,企业有自主定价权,但是想随心所欲地掌控推高市场价格,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对茅台酒在短短的三年里价格可以上涨400元深表怀疑。

可实际情况让我大跌眼镜,“茅台神话”终于出现了。2012年春节,茅台酒的零售价格突破了二千元,髙探到2200元左右。曾几何时,有谁能想到,当年区区几元的一瓶包裹泛黄的白酒可以在拍卖会上拍出上百万,用这笔钱在二三线城市买上一套百米左右的住宅绝对是绰绰有余。

作者  | 2013-9-10 19:42:03 | 阅读(589) |评论(23) | 阅读全文>>

迟来的议论——也谈“中国式过马路”

2013-8-13 12:59:30 阅读492 评论46 132013/08 Aug13

迟来的议论

——也谈“中国式过马路”

看了“二条”大姐有关“过马路”的议论,也觉得自己有话要说,不妨再啰嗦上几句,与大姐的真知灼见合在一起算是个姊妹篇吧。想说的是这篇写了一半就搁下了,最近事不多,完成了后半截,算是迟来的议论。

自前一段“闯黄灯”的争论后,“中国式的过马路”又被媒体提起,一时间被炒作得沸沸扬扬。北京市交管局采取了对集团过马路的领头人给与批评并处以罚款。闲时想来,这种“擒贼先擒王”的做法即合情,又合理,即有说服力、震慑力,又有可操作性,完全符合“有理、有利、有节”的对“敌”斗争原则。

作为行人,我不是一个合格的遵纪守法者;作为一个驾驶员,在有明确交规管理的前提下,也只能给自己打个八、九十分。从内心而言,老酒还算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可为什么做起来就不那么自觉呢?看来世界上最难的事莫过于是改变人的习惯,一个不难懂的道理,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

习惯,习惯,大家都会把不良嗜好的养成归结为习惯的使然。可是,为啥就不能养成好的习惯呢?偌大个中国遵纪守法的好人还是有的。

前两个月,我到茅台酒厂出差,仁怀市的变化巨大,完全找不到二十年前的一丝感觉。晚饭后,我离开酒店,来到十字路口,红灯亮起,行人都不再前行,没有人闯红灯。只是看到同方向车左转灯亮时,对面部分行人趁没有右行车过,抽空走到了路中间等待绿灯,虽然合理没啥危险,但是违了规。尽管美中不足,这个场景还是让我有些惊讶,毛主席老早就教育我们说,“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的结论是不是搞错了?眼下仁怀市里老百姓的表现,可是比北京城里人强多了,这是为什么呢?

作者  | 2013-8-13 12:59:30 | 阅读(492) |评论(46) | 阅读全文>>

这球咱还能玩吗?

2013-8-11 16:39:53 阅读371 评论28 112013/08 Aug11

这球咱还能玩吗?

都说13这个数字不吉利,对这我从来没相信过。可是今年由不得你不信。如果说中国男足被泰国青年队1:5是自取其辱的话,昨天的中国男篮输给台湾近二十分之多,让人匪夷所思,不可理喻。不过,还能够让人一丝安慰的是,男篮输给了同胞兄弟,为了两岸关系的大局,算是让兄弟一把吧。心说,这是哪焊着哪啊,打球还打出了政治!纯属是自欺欺人。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经济稳坐在世界老二的位置上,实体经济足够大,政府的兜里整金碎银有的是,阔绰的一出手就是几万亿,社会上有钱人到处乱窜,满世界的热钱不期而遇蜂拥而入,偌大个中国应该是不差钱呀。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几年市场对中国足球的投入不算少,中国的男子篮球联赛(CBA)更是仅次于美国NBA职业联盟的淘金之地,昔日NBA的大牌们也在CBA里找到了第二春,名利双收。这几年足、篮球两个联赛搞得也算是热热闹闹的,一个广州恒大,一个北京金隅就让球迷们疯狂,不是看到了希望,不是感到了幸福,球迷们是不会买账的。

如此风光的大好局面下,为什么会接连上演“自毁长城”的悲剧,为什么我们的队员一定把美妙的感受,美好的心灵,粉碎给自己,给爱戴他们的球迷们看。人们不禁要问“里面”的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到底是谁吃错了药?两大球人间没有商量,却在同一时间,同一级别的比赛中翻了船?两次“兵败”使古希腊哲学家“人不能两次进入同一条河流”的名言几乎成为了悖论。

我总是感觉,二者之间一定有什么东西联系牵扯着。从兵败的形式和内容看,二者如出一辙。比如,缺乏职业精神,比赛中的懈怠,出工不出力,输赢无所谓等等,让我看“两个病人”患的是同一种病——体制病。

作者  | 2013-8-11 16:39:53 | 阅读(371) |评论(28) | 阅读全文>>

“禁酒令”随笔

2013-3-20 20:20:38 阅读485 评论55 202013/03 Mar20

“禁酒令”随笔

“十八大”后的百天新政中,让老百姓记忆犹新的,留下深刻印象的“禁酒令”是其中之一。前些日子,军委四总部联合下发文件,直指部队中的铺张奢侈浪费之风。不到一个月,我的客户们就开始抱怨起来,似乎学“乖”了,酒也不敢要了。

“禁酒令”的实施让老百姓拍手叫好,如果坚持下去,此令也许会从物理变化中生成化学变化。多少会因自身的造化,促进投资结构的调整。

说起调整,无怪乎是来自宏观和微观层面的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两个方面。其实,市场经济中这两个结构的变化天天都发生着,即便是计划经济,也有人为的结构调整。只是到了问题成堆,资金流向遇到障碍时,才需要政府意义上的调整。十年来,政府、专家和业界天天都在高喊两个调整,时至今日效果不佳,以致成为是“十八大”报告和“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重点内容。换句话是,我们的企业再不转型,过几年剩下的只能是喝西北风了,这也许不是危言耸听。

做股票的朋友都知道,多年以来,股市中最牛的股票中,按行业分类的话,白酒企业当之无愧,给个状元绝不为过。如果没记错的话,茅台的股票曾以每股逾300元的记录独占鳌头。六、七年来,不少行业的上市公司放着本业不做,涌进白酒这个古老行业中争风吃醋。面对股民,美其名曰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房地产业,有娱乐业、有制药企业、有中国IT业的老大——联想集团也不乏其中。

问题不在这些企业进来,而在于他们为什要进来?说句学者的话叫做资本追逐利润,说句老百姓的话是没有人和钱过不去,再糙点儿是有钱不挣王八蛋。去年,我在媒体上得知,茅台酒厂的银行存款有几百亿之多,且闲着没事干。

作者  | 2013-3-20 20:20:38 | 阅读(485) |评论(55) | 阅读全文>>

“摘牌”的感慨

2013-3-12 1:15:22 阅读468 评论38 122013/03 Mar12

“今天的铁道部”——来自百度图片

今天上午,我进城办事,车路过军事博物馆时,我看见铁道部门口围满了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莫非又是上访?

我侧过头去问吴师傅,“你瞧那又围了一堆人?”吴师傅手握方向盘,看都没看我一眼说,“铁道部不是撤销了嘛,那些人是不是等着看摘牌子?”

听罢,我是恍然大悟。

晚上,从电视新闻中看到这些人争着与“铁道部”的大牌子——与计划体制做最后的“诀别”。

可以这么说,作为计划经济体制的最后一个堡垒,铁道部的摘牌宣告了六十年的的计划经济体制彻底破产,走进了历史的记忆。这使我想起了过去的一段往事。

一九八八年是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第十个年头,也是我走进国家经委工作的第三个年头。那年的春天来的特别早,西黄城根九号院里的人们像往常一样地忙碌着,人来人往,行迹匆匆,连叽叽喳喳的麻雀似乎也感到了什么,不再嬉闹。

顾名思义,国家经委是以国家微观经济活动管理为目的设置的综合管理机构,主要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的生产、安全、调度和技术改造等等内容。

一九八七年末,我从贵州参加了中国厂长经理研究会第四次年会回来,就听到单位里的领导和同事们聚集在办公室里,对明年“两会”上,国家经委的去留议论纷纷。大家的争执中,尤其是老同志们议论,看出了他们的忿忿然和不理解。当时的我还是机关中的年轻人,心里也多少感到有些茫然,毕竟没经历过。

几个月的等待中,大家无心恋战,各自揣测着。

记得,每天中午午饭后,略带寒意的春风中,机关的人总会看到办公厅的同志陪着一个老人在院子

作者  | 2013-3-12 1:15:22 | 阅读(468) |评论(38) | 阅读全文>>

闹元宵

2013-2-23 20:25:31 阅读351 评论39 232013/02 Feb23

闹元宵

夜幕倚天乐,

烟花戏小龙。

汤圆街巷跑,

童叟转花灯。

本无过节之意,恰逢收到黄娜姐的节日问候,来而无往非礼也,歪诗一首算是回复吧。

作者  | 2013-2-23 20:25:31 | 阅读(351) |评论(39) | 阅读全文>>

谁在闯“黄灯”?

2013-1-6 22:17:58 阅读505 评论69 62013/01 Jan6

谁在闯“黄灯”?

最近几天,社会上媒体中,人们对有史以来最严厉的交通管理规定争论的沸沸扬扬莫衷一是,千夫所指——公安部交通管理局。

客观地讲,严厉规定的出发点是好的,重视人的生命权更是无可非议。本应该得到全社会广泛称赞的一件好事,为什么引起这么大的争论呢?看起来好像是人们对法规本身的不满,这么解释似乎也蛮有道理。可我却是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劲儿。改革开放以来,一个政府部门颁布的法规公布当天就引起社会的诟病,作为准军事机构的下级单位可以各种理由抗命不执行,这在三十年中是绝无仅有的。

十八大刚刚开完,人们对中国的未来给予了无限的希望。上上下下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公安部好像也在扮演着什么,可惜的是,这锅饭做砸了,犯了常识性的错误,无异于家丑外扬,给国家丢了脸,给党中央添了乱。

我想任何国家和政府制定的法律法规,都会经过详细的调研、论证、实验的过程。尤其是像交通法规这样关系到公众切身利益,且操作性很强的规定更是如此。

一个必须通过部务会议,部党组会议通过,报国务院备案的法规,一夜之间几乎被“掀翻”,真有些让人不可思议。对于社会和媒体的一再追问,公安部交管局的无力解释,让大家不满意,直至到今日才好像不太情愿地告知,黄灯亮,车只要立即停下来,整车过了线也不作处罚。北京市也一改当初,因技术的原因,对闯黄灯人以教育为主,暂不作处罚。这些解释听起来很人性了,值得表扬,错了改了就是好同志嘛。问题在于,为什么如此简单、又重要的节点,不能在法规中得以体现,非要千呼万唤始出来才算是完整。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其实,这部法规实施前,人

作者  | 2013-1-6 22:17:58 | 阅读(505) |评论(69) | 阅读全文>>

也说“收入翻一番”

2012-12-21 7:32:22 阅读650 评论78 212012/12 Dec21

也说“收入翻一番”

党的十八大胜利地结束了。十八大报告中一个振奋人心的提法,让老百姓激动不已,以至于成为街头巷尾,饭后茶余的美谈。这个提法就是,到2020年,社会人均收入翻一番。对此,老酒也是乐观其成,祈盼这一天的尽快到来。

当听到总书记铿锵有力的声音时,我相信大家都会有一种少有的痛快,心中的郁闷也会就此消失。不少人会计算揣摩,翻一番对自己,对家庭意味着什么。年轻人心潮澎湃,中年人信心满满,老年人气畅心舒,一时间形成的力量集聚令人瞠目结舌。

仔细想想,翻一番这一硬性指标中,还是隐含着一些问题的。

比如说,指标中是否考虑过通货膨胀的影响。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收入总会增加,随之而来的是,产品的成本也会适当增加,最终导致商品的市场价格向上浮动。只要经济发展,这种个人收入——产品成本——商品价格螺旋式上升就是正常的。干实业做生意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道理,在测算年度及未来企业成本时,都要把通货膨胀的因素计算进去,经验的数据是,每年度按同比增加5%计算。低于或等于5%的通货膨胀是良性的,超过5%,对国家、社会和个人就会产生麻烦。也就是大家常讲的,收入的增长能否跑过CPI(价格)的增长,银行存款的利息是否高于CPI的上涨幅度,由此而来的是人们的实际收入会不会下降。

其次,指标中是否考虑到工资增长导致产品成本升高对实际收入增长的影响。一般意义上说,工资的增长,会推高产品的成本,使工业产品价格上扬。成本的拉动会直接影响与百姓日常生活相关产品的价格,既要成本的上升,又要物价不动,不增长,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里就引发出一个问题,随着

作者  | 2012-12-21 7:32:22 | 阅读(650) |评论(78) | 阅读全文>>

“中远”巨亏的背后

2012-9-7 16:49:03 阅读690 评论28 72012/09 Sept7

“中远”巨亏的背后

2012年上半年中远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6.5亿元,同比增长1.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亏损为48.7亿人民币,亏损额同比增加21.6 亿元,增长79.7%。受需求不振以及运力过剩影响,公司主营的干散货航运业务运价大幅下滑并形成巨额亏损,而集运市场尽管年初以来运价大幅上调,但上半年仍难以实现盈利。与此同时,油价上涨使得公司燃油成本大幅上升,侵蚀公司利润。(资料来源:中银国际)

这两天在网络上看到有关国资委管理的,国有特大型企业,世界500强中居身327位的——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在2011年巨额亏损104亿元的基础上,今年上半年再度亏损48.7亿元的密集报道。2011年,中海亏损27亿美元,航运巨头马士基亏损6亿美元,韩国的韩进航运亏损5亿美元,韩国现代商船亏3.2亿美元,四家企业加起来才抵得上中远一家的亏损。连续的亏损,让有将近40年时间与轮船、大海打交道,已是年逾花甲的集团总裁魏家福唏嘘不已。

不管企业大小,同为生意人,对魏总的困境我还是深有感触的。可以说,做生意不可能是常胜将军,魏总也逃不出这个规律,只是来的不是时候。

1997年我下海不久,我的战友——一个老生意人问我,做生意中赔过钱吗?我当时一愣,没赔过呀,做生意就一定要赔钱?他笑着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难忘的一句话,没有赔过钱就不会做生意!后来的十年生意里,事实不断地验证着老朋友这条千真万确的真理!

由此使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一件事。

一九九一年秋季,为了打破政府部门条块分割对首钢经营上的限制,首钢打

作者  | 2012-9-7 16:49:03 | 阅读(690) |评论(28) | 阅读全文>>

从阿迪达斯“出走”想到的(下)

2012-7-26 21:04:21 阅读219 评论15 262012/07 July26

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已经喊了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对于当前的经济转型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所有的经济学家、学者和政府官员均无异议。其实,上世纪末的国有企业的关停并转,千百万国有企业职工下岗,就是第一次强制性的结构转型调整的结果。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我国经济结构的第二次调整也逐渐拉开了帷幕,只是中国政府的4万亿的投资拉动掩盖了,或者迟滞了调整的时机,延缓了应调整的企业和产品的寿命。

结构调整就是把那些产品成本高,能源消耗高,产销不对路,技术落后的企业逐渐淘汰。经济运行中,所谓的结构调整时时处处都在发生着,只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现在的结构调整是表示国民经济运行中的投资结构和产业布局不合理,产业内部的产能过剩,产品积压,企业利润下降,甚至巨额亏损。这些问题通过时间的堆积,严重地影响了国家的经济发展,或者说,经济发展即将进入衰退期而不可逆转的趋势。

客观地讲,改革开放三十年的经济发展主要靠的就是“三驾马车”中的投资和出口,长久以来,对外贸易一直是拉升GDP的主要动力。从国家级经济特区,到沿海的其他城市和农村,不少人通过“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和“补充贸易”的方式脱贫,不少企业因此淘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成就了企业的发展和辉煌。

改革开放释放了生产的积极性,使我国的经济发展有了长足的进步,我们的家底逐渐的厚实了起来。但是,国内尚有不少贫困地区,东中西部地区发展也极不平衡。尽管中国的经济规模到了世界老二的位置,但按照人均GDP计算 ,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国内尚有不少贫困地区,东中西部地区发展也极不平衡。

作者  | 2012-7-26 21:04:21 | 阅读(219) |评论(15) | 阅读全文>>

从阿迪达斯“出走”想到的(上)

2012-7-22 23:39:26 阅读321 评论19 222012/07 July22

前天,我从网上得知阿迪达斯今年十月将关闭其在中国苏州工业园区的唯一工厂,孔雀东南飞转向东南亚建新巢。网上披露的消息称,阿迪达斯离开的唯一理由就是中国政府设置的最低工资标准和员工的工资成本上升过快,此外,没有其他的缘由。

这里面隐含的问题是,员工工资或曰劳动力成本上升是正常的增长,还是市场竞争,企业利润下降不得已所致。在这里,我们不去做猜测。但可以肯定的是,阿迪达斯的董事们对在中国所赚取的利润下降极为不满意,突破了底线。

那么,是什么推高了企业成本呢?

除了大家能够想到的因素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迟疑间,使我想起近几年中,中国各省市政府为了应对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而引发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危机,为了弥补因出口大幅的下降引起的经济下滑和企业倒闭破产出现的就业问题,为进一步提升内需,保住GDP增长速度,用那双“看得见的手”设定了本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并且根据政府所需,根据官员们的政绩所需,年年抬升这条底线。

职工工资的升降原本是企业内部或者是工会的事,此时的政府越俎代庖超越了职能范围,说好了也是好心办坏事,看似和合理的事,被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扭曲了。

记得1988年去日本学习,老师告诉我们,日本在二战后,从经济恢复时期到起飞发展时期的七十年代,日本的企业每年四月都要像过节一样地闹“春潮”,即工会代表工人就职工工资与老板进行艰苦的谈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社会经常为此游行闹工潮,劳资关系相当的紧张。后来,工会慢慢了解到,如果不考虑企业的实际情况,只是一味地“攀比”,其直接结果是毁了企业,最终还是损害了工人的长远利益。

作者  | 2012-7-22 23:39:26 | 阅读(321) |评论(19) | 阅读全文>>

黄山归来话战友(2)

2012-5-2 23:02:47 阅读429 评论74 22012/05 May2

黄山归来话战友(2)

回来几天了,经常看战友们的博文、照片和视频,戴老板觉得很好玩儿,而我却不断地被感动着。看到张燕群、栾学龄俩口子在大巴车上歪着头沉睡的照片,多少有些让人心疼。在六十团,栾学龄和我是一个连队的战友,他是上海浦江战友摄影沙龙的发起人和“掌门人”,也是本次摄影大赛的具体策划组织者。。

去年春天,为了印证萌生的想法,我曾给他打电话。电话中,我问及了上海战友办摄影班的效果。他告诉我,实际的效果不算理想。主要原因是战友们年岁大了,记忆能力理解能力都有所下降,囫囵吞枣咽下去的课程,很快又被吐了出来。许多浅显常识性的错误,在实习拍摄中不断反复地出现。老实讲,战友们的摄影水平并不高,大家还没真正入行。

谈及几地战友异地汇合,以旅游摄影比赛的方式,联络感情普及提高摄影水平的想法时,学龄的回答一言九鼎,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他说,上海有摄影沙龙的基础,核心成员小三十人,外围组织四十人左右,如果办,肯定可以搞成,上海这边没问题。

为了增加变数和情趣,我们设想,一是模特必须是战友,二是人物摄影比赛的模特采取抽签的办法产生。即摄影师事前不知道自己的模特是谁,只有到现场抽签,抽到谁是谁,这里面就有认识和不认识的。相互认识的还好,不认识的就有些麻烦。比赛中,不熟悉对手的摄影师在创作中,肯定压力大、难度高,这就要看摄影师的水平了。可以想象,在短短的两天里,要准确了解自己模特的脾气秉性和内在气质不是容易的事。正是这些刺激,可以吊足大家的胃口,使整个比赛充满了悬念。老实讲,这一招确实有些损,老酒在此给大家鞠躬致歉了。

听过我的叙述

作者  | 2012-5-2 23:02:47 | 阅读(429) |评论(74) | 阅读全文>>

黄山归来话战友(1)

2012-4-30 20:16:21 阅读545 评论101 302012/04 Apr30

2012年4月26日,在安徽黟县西递香溪谷大酒店举行的防字604旅游摄影之旅趣味运动会

无论是我们自己说,还是他人看,我们这一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代人。在他们的血管里,总是流淌着与众不同的血液。不管“青春有悔”还是“青春无悔”,他们的身上总是发散着难以形容的异气奇香,浸染着自己,感动着他人。

做为一代知青,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是,退休不是无所作为,更不是行将就木。有趣的是,六十年后,知青们在人生旅途第三个起跑线上再一次地相遇了。

这次“旅游摄影之旅”活动的巨大成功,又一次印证了我的想法。这就是不甘寂寞的,达观开放的一代知青,一定会以不一样方式,走向天的那边。他们身上那种认真、有韧劲和不服输的独特气质,是我们这个民族延续下去的宝贵基因和精神财富。

略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战争中最忌讳的就是两线作战,哪怕是笨拙的政治家和军事统帅也会避开一面,哪怕是妥协割肉也在所不惜。当下让我不得不赞叹的是,六十团的战友们在本次活动中逆势而上,硬是一口气啃掉了两根硬骨头,大有“贪心不足蛇吞象”的狂野。三天里,大家出色地,不留遗憾地完成了“摄影比赛”和“趣味运动会”两大任务。这里且不说细致繁琐的策划组织工作,就是事前简单的沟通联络中的体力消耗,也会让耳顺之人望而却步。

这次活动的主旨是“寓教于乐,乐在其中”,最终还是落实在一个“玩”字上。但此时的“玩”已不是具体行为,而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精神境界。谁也想不到,不愿“脱俗”的他们,在两大战役中仍然是那么的较劲儿,认真的像孩子一样,有过之无不及。比赛中,战友们表

作者  | 2012-4-30 20:16:21 | 阅读(545) |评论(101) | 阅读全文>>

从“联欢会”的组织看老酒的“失职”

2012-2-28 0:04:18 阅读739 评论92 282012/02 Feb28

从“联欢会”的组织看老酒的“失职”

——话说“两会”(3)

热闹热闹的5团60团《新春联欢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离我们渐行渐远了,安静下来,我总是津津乐道回忆咀嚼其中的滋味。

记不得具体时间了,O先生在一次电话中告诉我,两个团《新春联欢会》的协调会上,五团的赵健和你被封为联欢会“总监”。另外,《京韵雅集》总监的事也是你的。O先生的话搞得我一头雾水。说起来,我的工作早有安排,凭什么就给我弄出了个“总监”,连后面的京剧堂会也安在了我的头上。可以想到,距离演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伙儿弄出个“总监”,岂不是没事找事。此时的我不是委屈,而是茫然。我问他,总监的职责是什么?大家可以猜猜他是如何回答的,应当说他的回答是我这辈子闻所未闻的,领导当到这个水平绝对是最高境界了。

电话里,O先生笑呵呵着说,你这个“总监”是有人管没人管的事都归你管,这么说吧,出了事就是你的责任。听罢,我琢磨着,这是操的哪门子心那。两会演出的组织已在正常运转,还要总监干什么,这明摆是放屁脱裤子嘛。可是,这又是两个团联欢协调会上定的,不知这是哪位的馊主意,也不知他们都是怎么想的,直到现在我还懵懵懂懂的,似明白非明白。^_^

话又说回来,这次的联欢会的演出整体是成功的,但过程中也确实出了问题。问题不在节目的表演,而在于音响的调控上,为此国成懊恼不已。说到问题,可以一句话说清楚,如果有一次全过程的正规彩排,音响上出现的问题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这里要说到的是,两个团的《新春联欢会》是在专业演出场所——北京剧院举行的,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剧院的条件

作者  | 2012-2-28 0:04:18 | 阅读(739) |评论(9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